论互联网产业的高度集中性

发布于:2021-04-19 作者:admin 浏览人数:
近几年来很多内地地方政府一直致力于互联网等高新产业的招商引资工作,各类优惠政策可以说做到仁至义尽,但是往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偶尔会爆出骗取巨额政府补贴、贷款等追责事件。本文将基于产业内贸易理论分析这一经济现象的原由和解决方案。
 
按照传统古典主义经济学的理论,由于资本边际收益递减的原因,资本为追求更高边际收益率会将资本和产业转移至落后国家及地区。但是自二战之后的经济全球化中我们看到除了某些低端制造业是以整个产业形式转移至发展中国家,绝大部分的产业转移都是产业内部分工作的转移甚至没有转移,反而呈现出高度集中化和逆全球化的现象,越是高端产业越是呈现出这一特征。以互联网行业为例,无论是美国的硅谷、西雅图还是中国的中关村、西二旗、张江、西湖区,大量的互联网企业集中在几个重点城市甚至几个软件园区,互联网行业的经济往来(含产品市场、资本市场、劳动力市场)密集地发生在互联网行业内部。
 
无论各地方政府如何加大力度招商引资,希望通过“互联网+”形式促进传统产业的发展最终触发“第四次工业革命”,实现技术红利带来的经济增量。尽管成绩斐然也带来了诸多社会效益,但是显然互联网行业并未发生大规模经济外溢效应。根据产业内贸易理论的假设前提与传统经济学的完全竞争市场不同,认为现实社会的市场主要为垄断竞争市场,产业具有规模效应,需求偏好相似是市场的决定性因素。这一假设前提符合我国现阶段互联网产业的现实情况,也是本文选取该理论进行分析的重要原因。
2019年中国互联网B2C市场份额
 
规模效应
 
根据传统古典经济学理论,在垄断竞争市场中由于市场参与者缺乏竞争压力,寡头之间为平衡既得利益格局其生产率必然低下,在创新性领域的开拓中表现尤为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在巨头垄断的各行各业中偶尔会有“鲤鱼跳龙门”的创业公司出现的原因所在。但是寡头垄断所形成的规模效应则是现代经济必须重视的一把双刃剑,它在社会大生产中极大地降低了现有存量产品的生产成本,是当前社会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极大丰富的源泉。所有从事风险投资的人员都清楚,它们所投资的公司一旦形成规模经济,通过专业化的分工和固定资本分摊,可以使得该公司的运营成本无限接近于零。这样对于市场的新参与者来说,除非它拥有足够存量的资本支持,否则几乎不可能打破现有既得利益格局。在规模效应之下互联网行业的商业逻辑非常明显,即赢家通吃。在现有产品格局之下不会有所谓第二个小米、淘宝、微信、抖音等,这是一个寡头竞争下的经济规律,不因政策的扶持而改变。
 
 
产业内同异质贸易
 
根据传统古典经济学理论,生产同质产品的经济体之间不可能产生贸易,而生产异质产品的经济体产生贸易的规模也相对较小,比如两家生产袜子的企业和两家做商超的企业基本上没有太大的经济往来。但是在互联网行业中,无论是同质产品还是异质产品在产业内部的经济往来则非常频繁。这是由于互联网产业作为高新产业其内部细分领域众多。从横向角度来看以行业划分有:电商、直播、出行、医疗、即时通讯等,以专业划分有:机器学习、图像处理、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密码学等,以职业划分有:前端、后端、算法、产品经理、UI设计、UX交互、运维安全等。以纵向角度看,从图像算法、密码学到一个简单的页面可视化,从业人员的知识储备又有着云泥之别。这些差异最终会反映在互联网产品的盈利能力上。互联网行业这一显著特征决定了同行之间外包协作需求、劳动力流动需求、信息技术交流需求在某种程度上远大于行业以外。企业间抱团取暖、相互依赖的经济现象称为互联网行业发展过程中的必然现象。
 
互联网产品是多学科的协同工作,绝非简单地写代码
 
 
需求偏好相似性
 
在市场经济中我们无一例外地会把满足需求视为企业工作的核心要务,并视为市场第一驱动力。但是需求作为人类心理的主观效用千百年来对于其定义一直众说纷纭。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产品的需求完全不同,进而导致其价值判断有着大相径庭的结果。莎士比亚说过“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中国的《庄子· 秋水》对此现象的解释为:“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冰者,笃于时也”。产业内贸易理论没有对需求做出自己的定义,但认为两个经济体只有具有需求偏好的相似性才具有贸易的可能性。其约束条件是国民收入水平和教育文化水平。互联网行业所生产的产品属于无形的知识产权资产,这对于物质经济水平相对落后的地区和教育文化水平相对低下的群体,其资产价值会面临极大的价值低估。我们几乎很难把一枚价值5万美元的比特币卖给一个农民,也不可能指望在一个贫困地区拥有一群知识付费的用户群体。
 
企业的本质是由一群具有专业技能人员所组成的契约共同体,无论是企业决策者、产品经理还是市场人员,其对于市场需求的分析依然逃脱不了个人的收入水平、知识水平等世俗约束条件,尽管互联网市场中出现了针对三四线市场的拼多多、快手等应用,但是就市场总体而言互联网企业生产出的产品所满足的市场需求不大可能与其工作人员的收入水平和文化水平差距过大。这种需求偏好的相似性不仅在微观上决定了企业间合作的沟通成本,在宏观上也决定了互联网企业经贸往来的合作范围在短期不大可能突破现有范畴。
 
市场买卖双方只有在相互了解对方需求的情况下才能达成交易
 
解决方案
 
综上所述,互联网产业的自身特征决定了现有行业的寡头格局和产业集群效应。这种经济的结果无论对于市场监管层、市场参与者还是普通民众显然都不是一个满意的结果。前段时间的阿里集团被反垄断调查所展现出的“阿里有难,八方点赞”的社会现象就是一个典型的民意佐证。如何实现产业外溢效应,实现信息价值普惠是目前摆在现实社会中的时代问题。单纯地依靠招商引资、政策扶持对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显然孤木难支,解铃还须系铃人,分析互联网产业自身的特质才是真正解决这类问题的正确方法论:
 
一,规模效应决定了在当前的存量市场中打破BAT等巨头现有市场格局的难度几乎不可能。应当从增量市场入局,结合当地优势产业,发挥小微型创业公司在特定领域的比较优势,快速交付产品占领市场主动权,在当地政府扶持下形成特定地域特定行业独有的互联网商业闭环。二,积极利用互联网产业内贸易特质,鼓励中小企业积极参与大型企业的外包项目提升企业市场存活率和降低新型领域的学习成本,最终提升企业整体竞争力。三,努力弥合需求偏好的相似性。地区收入差异和行业收入差异固然客观存在,但是我国互联网产业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更多地是传统制造业、农业从业人员对于信息价值的认知不足,对于无形软件知识产权资产的价值存在着认知偏差。很多软件企业至今还在做着软硬件搭配报价的商业模式,其原因就是甲方认为硬件这种物理形式的资产才有价值,而软件是硬件的附属物。同时也有一部分企业希望通过一次性的大笔投资一劳永逸地快速获取收益,实现自身的产业升级,没有意识到一款成功的互联网产品是计算机技术、社会科学、金融学、心理学、交互设计美学等一系列学科的综合性、持续集成性工程。针对这类现象的核心要求科技型企业自身积极展现自身的知识储备的能力,应当主动占据强势话语权而非乙方弱势包工头角色。工程各方应当树立科技引领的产业升级的本质是科技人才引领的产业升级的观念,尊重知识产权、培养本土人才,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才是互联网行业能否产生外溢效应赋能传统产业的长久之道。
 

 

返回顶部